音频应用

 找回密码
 快速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阅读: 832|回复: 0

[资讯] “喜马拉雅”式音频App也在印度市场崛起

[复制链接]

671

帖子

6

听众

5168

积分

音频应用注册会员

Rank: 3

积分
5168
发表于 2018-10-10 | |阅读模式
Hubhopper 是一家位于德里的播客聚合平台,作为该平台的创始人和 CEO,Anand 表示,在过去两年,他读过的书籍数量已经超过了其 27 岁之前所读的总和。这惊人的转变主要归功于有声书,让他摆脱了对每个单词的斟字酌句。而他轻松使用有声书的特有经验使他确信了音频作为媒体的潜力。

75 (1).jpg
2015 年,Hubhopper 作为一个社交平台问世,随着时间的推移,它变成了一个支持 AI 的播客库。目前,Anand 致力于将其打造成一个支持地区语言的播客社区。

“将媒体脱离’播客’的定义是一种好方法。我们需要摆脱它所创造的专营市场和精英印象。”

Anand 坚信,音频内容在印度拥有数十年的用户基础,要做的只是让它回光返照。Hubhopper 已经筹集了四轮资金,包括一项风投公司未披露的 Pre-A 轮融资。平台每周都能收到将近 100 个制作人的申请,但仅有 25% 达到标准。


有专家宣称,种种迹象表明 2019 年是个音频年。2018 年,亚马逊在印度推出了其有声书平台 Audible,谷歌也向印度用户打开了有声书的大门,瑞典有声书公司 Storytel 更是于去年开启了印度市场的豪强之路。同时,全球的媒体报道显示,流媒体巨头 Spotify 必将扩展经营范围,进入播客的领域,而印度则位于首选国家之列。

全球按需音频平台 AudioBoom 估计,印度用户每个月的平均收听频率超过 100 万次,播客中有 80% 的听众处于 18 至 34 岁这个年龄段。

Storytel 印度公司的驻外经理 Yogesh Dashrath 表示,集团于 2017 年对印度音频领域进行了一次豪赌。“Jio 的智能手机效应和 Netflix 对订阅商法的影响都提高了印度音频领域的吸引力。”

便捷是播客得以流行的核心。不断攀升的通勤时间、更加迅捷的数据、智能手机的普及率以及印度对不需要全心投入的被动内容的喜好,都使野心勃勃的企业家源源不断地踏入音频领域。

IVM、Audiomatic 以及 Indicast 是其它领域的初创公司,叙事音频内容涵盖了新闻、体育、流行文化和企业家精神。媒体企业也开始利用播客作为接触用户群体的新触点。

Audiomatic 由 Rajesh Tahil 和 Tariq Ansari 于 2015 年联合创立,被定位为高质量叙事类内容的承载平台,主持着包括文化、时事和美食在内的五场秀。与此同时,Tahil 还经营着一家数字媒体企业,他坦言,Audiomatic 目前还处于“市场发现”阶段,正试图将播客推广到定位市场以外的群体。尽管拒绝透露听众指标,Tahil 表示 Audiomatic 的自筹资金采用在三年内增长了近 300%。

目前最流行的类型莫过于初创公司主题的播客。无论是 Reid Hoffman 在美国主持的《Masters of Scale》,还是 Neil Patel 的《The Indian Startup Show》,企业家们都在通过播客了解并学习领导力、创新性以及生产力。

Hubhopper 的 Anand 表示,“考虑到一名企业家忙碌的生活方式,播客是事业增长的重要资源。”他还强调,播客一直是其扩大业务的唯一来源。Audiomatic 的 Tahil 对此也表示赞同,“这是一个共克企业难题、分享企业经验的优秀论坛。”

就基本的技术要求而言,内容创作人认为该领域的创业门槛是相对较低的。深感播客被西方文化霸屏,班加罗尔夫妇 Saif Omar 和 Faiza Khan 在去年开启了副业,他们创立了一个名为《The Musafir Stories》的旅游播客。这个播客的特点是可以与旅游博主自由交流,目前它有 49 集,平均每集拥有 5,000 名听众。Omar 表示,“播客允许多任务处理和被动消费,非常适合如今的用户。”


这也是英国创造人 Neil Patel 使用播客的理由,他主持着以创业内容为主的周更频道《The Indian Startup Show》。“最开始听播客是因为我不想听健身房枯燥的舞曲。”当前,这个节目凭借超过 45 万的下载量成为印度 iTunes TOP 榜单的常客,其近期已经完成了 100 集。数据显示,有 63% 的听众来自印度。

不过,还有一个问题:分析初创公司 Venture Intelligence 的数据显示,自 2012 年以来,播客领域只有三家印度初创公司受到过资助,金额大多未被披露甚至数目过低。

进展如此缓慢的其中一个原因可能是,听众数量的不确定使播客变现变得十分困难,这也远远低于了广告商的衡量基准。虽然下载数量可以被客观地记录下来,但并不能保证该音频被下载后能被用户有效地听到。

Nicholas Quah 于本周发表在《Nieman Lab Journal》杂志的文章显示,“一旦行业能成功地将其分析范式转变为’真实的’听众数据,事情就会发生改变。也就是说,广告商可以根据实际消费进行付钱,而不是单纯的集数交接。”

Patel 2016 年的博客里也写到,“只有小部分播客通过广告赚钱。1,000 名听众可以从广告商那里获得 20 美元(约 137 人民币),想要获得可观的收入就得拥有超过 10 万名的听众。”在这之后也发现了变化。普华永道的研究预计,2017 年至 2020 年全球播客收益将获得 110% 的涨幅。

尽管印度初创公司通过媒体变现的数量也十分稀少,该领域的广告收入依然处于增长轨道。Anand 表示,“在其它媒介里,广告都相当于租用空间,而在音频领域,品牌商往往等同于购买空间。”他还指出,广告商对 Hubhopper 的兴趣高昂,MakeMyTrip、HostGator 以及许多活跃的广告都出现在了播客。《The Musafir Stories》的主播 Omar 坚信,媒体需要一个有能量的驱动平台,就像音频世界的 YouTube,可以带来增长和收益。

无论是大佬还是新手,所有内容创作人都在寻求地域语言内容的潜力。毕马威的报告显示,未来五年,印度 10 个新增的互联网用户中就有 9 个讲印度语,或者是那些更倾向使用非英语母语进行阅读、写作和交流的人群。

调查还发现,娱乐和聊天室是印度语用户的首选项目,泰米尔语用户对互联网的接受程度最高,其次是北印度语用户和坎那达语用户。
75.jpg

Audible 的驻外经理 Shailesh Sawlani 表示,为了接触当地语言内容,并确保低内存手机用户也能享受其中,他们筹备了“一个多年的计划”。他还补充到,“当前,我们拥有数以万计的印度消费者,显而易见,所有人都对高质量的语音内容富有兴趣,一个专项服务将帮助我们更高效地满足这些消费者的需求。”
关注音频应用公众号推广买一送二活动!!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快速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音频应用 (鄂ICP备16002437号-6)

Powered by Audio app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