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频应用 audio app

 找回密码
 快速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阅读: 929|回复: 0

[音乐] 《法国金属研究》:一部金属乐研究人员们的回忆录

[复制链接]

5

帖子

0

听众

169

积分

音频应用新手发布

Rank: 1

积分
169
发表于 2021-3-19 | |阅读模式

《法国金属研究》(French Metal Studied)由科伦汀·沙博尼耶(Corentin Charbonnier)、朱利安·戈贝尔(Julien Goebel)和埃米莉·塞尔瓦特(Emily Ie Salat)联合出版,汇编了硕士生的相关研究论文以及金属乐乐手和观众的回忆录。读者们利用这种有限的阅读机会与其中每一位“金属乐研究人员”交谈,共同探讨金作品、金属音乐文化及其在疫情时代的未来。



金属音乐出现在20世纪60年代末的英国和美国,半个世纪以来,金属音乐已经远远超过了摇滚乐的一种形式。Black Sabbath(黑色安息日)[1]、Deep Purple(深紫色)[2]和Motörhead(摩托头)[3]引领了金属乐最初的潮流,这股潮流又激励了世界各地的几代音乐家。我们只需看一看Hellfest(地狱节)[4]的海报,就能理解这种音乐的丰富性。今天,金属乐由许多小的分支组成。重金属,死亡金属,黑金属,石器,交响金属和异教金属…从美洲到亚洲,再到欧洲和非洲,全世界已有几十个不同种类的金属乐。



“摇滚乐的研究是由摇滚歌手完成的”













普世音乐,也是20世纪一个重要的文化现象。艺术家从文学、电影、历史、宗教或政治中找到灵感,在饱和旋律的背景下,他们对周围的世界进行了批判性的审视。这种音乐的追随者,被称为“métalleux”或“metalheads”,他们通过共同的价值观、审美准则、实践和社交场所来建构自我。它不仅仅是一种音乐形式,更是一种真正的文化。“对我来说,无论是音乐、文学还是灵感,金属音乐都是无限丰富的。就我而言,金属本身就是一种文化,我在这种文化中得以发展并与之共处。”《法国金属研究》的编者之一科伦丁·沙博尼耶(Corentin Charbonnier)解释道。



20世纪90年代初,美国发表了第一份学术研究报告。在过去的三十年里,金属研究领域得到了显著发展,来自不同学科的研究人员对此进行了研究,发展势头强劲。这种动力促使国际金属音乐研究协会(ISMMS)于2013年创立。即使在大学里,热情似乎也是研究的指南。“摇滚研究是由摇滚歌手完成的,对于金属研究更是如此。通常情况下,你不会在没有投入一点精力的情况下做一两年的研究。你必须看到你自己的状态和你所听的音乐。”当这位学者谈到他同事的情况时,他解释道:“首先,我们都是metalheads。”



法国对这种学术势头并不陌生,去年在南特主办了该协会的第四届双年展,一位人类学家是组委会成员之一。在他十几岁的时候偶然买了Metallica[5]《Ride the Lightning》这张专辑后,激发了他对金属音乐的热情,这促使他后来创建了一个电台节目,并成为了一名音乐会摄影师。他参与了法语国家对金属乐的研究,并在2015年发表了题为《地狱盛宴:metalheads的朝圣之旅》的人类学博士论文,现已出版。



“了解场景以思考其演变”













在学术界,出版物似乎只是资深学者的专利。然而,年轻的研究人员也提供了有趣的思考,但通常鲜为人知。“我的大学同事在这方面发表了很好的文章,并且一些硕士学生已经表现出了优秀的品质,所研究的主题非常中肯!我不想让他们的作品留在盒子里,而不被公众得知。”因此,这一项目应运而生——一本汇编硕士学位论文的集体书籍。



《法国金属研究》并不是专门为科学听众设计的,而是通过金属音乐的棱镜,提供了对法国当代音乐世界、演员(演唱会组织者、观众)、机构(SMAC、音乐节)等更广泛的反映与反思,同时也保持了方法论的基准。例如,潘多拉·查兰索尔(Pandora Charansol)展示了在组织音乐会方面,小型协会与大型活动结构之间的差距是如何拉大的;至于萨姆·穆雷(Sam Murée),她指出,尽管有一些举措,但金属音乐在CMAC节目中的作用仍然很弱;阿拉丁·尚巴尔(Aladin Chambal)从营销学的角度讨论了获取物品在构建金属身份中的重要性,以及这种行为是围绕着对真实性和物质需求的追求而发展起来的。尽管在当下Covid-19这个艰难的时期,我们几乎忘记了什么是音乐节,但Olive Zombo呈现了这项特殊活动的一些特点——揭示了音乐节是如何让我们在忙碌的日常生活中得以放松;最后,基于对Motocultor音乐节进行的一项营销研究,卡罗琳·穆尼尔(Caroline Mounier )和皮埃尔·阿加皮特(Pierre Agapit)感兴趣的是,音乐节如何适应激烈的竞争,同时特别关注其观众以及在音乐节体验期间的感受。



多年以来,人们消费音乐的方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因此这些文章提供了理解这些变化的渠道,无论它们是与经济、实践还是受众相关。科伦丁·沙博尼耶(Corentin Charbonnier)以对地狱节(Hellfest)受众进行的一项调查的相关结果结束了这本书。“两年前,我们和热罗姆·吉伯特(Gérôme Guibert )一起为汽车节(Motocultor)做了一份调查问卷,并进行了交流,所以我在此基础上进行完善开始了对地狱节的调查。在早期的结果中,有一些有趣的方面与年龄有关——受众正在老龄化,这是值得怀疑的。我还可以指出,在某些社会职业类别和听某些风格的金属之间存在着直接的联系...简而言之,数据是如此之多。目前,我正在绘制一张地图,先按地区,然后按Metalheads的类型:倾听的类型,实践的类型等。这将能够为根据受众的需求调整节日的内容提供参考。因此,一方面,这些金属研究为思考法国金属场景的演变找到了具体和有利的办法;另一方面,新的问题出现了,金属似乎并没有揭示出围绕它的所有奥秘...”



“金属:拒绝死亡的野兽”













近一年来,金属音乐和文化世界都受到了Covid-19大流行的严重影响。即使现在进行评估还为时过早,“后果将是持久的,我们不得不质疑那些仍然存在并将继续使法国和国际金属格局重新焕发活力的机构,服装公司、衍生产品、厂牌…简而言之,在更广泛的意义上,整个音乐和文化产业都受到了严重的影响。



尽管如此,我仍然对金属文化充满信心。这种音乐是活着的,金属迷的骨子里就存在这种音乐。”这位法国研究人员的分析并非毫无希望。在这个危机时刻,加强这一文化领域在大学中的研究将发挥更大的作用,并使人们有可能更好地了解它,以便更好地适应当下的环境。鉴于金属乐专属的舞蹈与欢乐的节奏,我们仍然很难想象要举办一场尊重社交距离的音乐节。



然而,就像欧洲金属联盟节(European Metal Alliance Festival)一样,一些流媒体音乐会的倡议出现了,而乐队则利用这段时间创造了一类与这一黑暗时期相呼应的艺术作品。正如社会学家蒂娜·温斯坦(Deena Weinstein)在1991年发表的研究中指出,有一件事是肯定的:“金属是拒绝死亡的野兽。”



640.webp (37).jpg


[1]Black Sabbath(黑色安息日)是英国的重金属乐团,1968年成立于英国伯明翰,截至2017年共发行十九张录音室专辑,被认为是第一支真正的重金属乐团。

[2]Deep Purple(深紫色)是英国的重金属乐团,1968年成立于英国哈特福,乐团被认为是重金属音乐和现代硬式摇滚的开拓者之一,在全球的唱片销量超过一亿张。

[3]Motörhead(摩托头)是英国重金属乐团,于1975年6月成立,乐团是刺激英国重金属新浪潮诞生的典范之一,也参与了1970年末到1980年代初的重金属音乐复兴运动。

[4]地狱节(Hellfest),也被称为Hellfest Summer Open Air,是一个专注于重金属音乐的摇滚音乐节,每年6月在法国举行。它的高出席率使其成为营业额最高的法国音乐节,它也是欧洲最大的金属节之一,也是法国最早的金属节。

[5]Metallica(金属制品)是美国殿堂级重金属乐队,也是世界上第一支鞭击金属乐队,1981年10月28日成立于美国加州洛杉矶。
关注音频应用公众号推广买一送二活动!!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快速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音频应用 (鄂ICP备16002437号-6)

Powered by Audio app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