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频应用

 找回密码
 快速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阅读: 5156|回复: 4

[灌水] 连载:剑侠情缘---2-2名人录整理版

[复制链接]

16

帖子

0

听众

119

积分

音频应用新手发布

Rank: 1

积分
119
发表于 2008-8-8 16:47: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江云断风
前言
无可否认,我经历了二区二服最精彩的年代。无论是《天下》的天生我才,不居人下,还是《金兰阁》的一朝结义,一生兄弟。这些微言大义的帮会宣言都深深影响着我游戏里的江湖观念,甚至延伸到现实的生活里面。而令我至今依旧热血沸腾的就是《纵横》的虽千万人,吾往矣。
一:虽千万人,吾往矣            ——————纵横三巨头
某年某月某夜,天忍山脚,三个堪称传奇的人物,在烈火中横空出世。天忍的高手们第一次自觉需要为门派平衡而站起来。而唤醒他们的,是这三个人:冷静,疲倦,忧伤。当时我只是一个62级的枪王,在火中死生数十次,之后一直在城门外观望。记得当时,攻上天忍的的天王已十有九死,只有一个人在酣斗,而围住他的是十数个天忍。名字是忧伤,那是我第一次认识这个名字。但更令人惊诧的是,忽然有一个在天忍山上且战且退的打下来,名字是疲倦,他和忧伤在火墙中相互呼应,慢慢的靠在一起时,我看到许多天忍纷纷的倒下。
我还记得当时有一个天王,叫堕落冰冷,拿的是冰锤,相信是2-2第一把54级冰锤。其中有一幕我在不玩剑侠一个多月后还十分清晰,倾慕不已。我看他们在围攻中竟然说起话来。疲倦头顶冒出的字是:感觉如何?忧伤答到:痛快痛快。然后是惰落冰冷头顶的是:呵呵。
冷静后来也出现了,但很快就走了。没有说话,冷静得象块石头。之后我和小猪柔情(EM)去看天忍的游行,说战况说得兴高采烈,整整一夜。
这是我第一次令略到什么叫千万人,吾往矣。而那时,纵横其实还没成立,口号还没出来。我只记得他们四个都是当时的天王的十大。证明那
时他们还没出师。
二:天生我才,不居人下
                           ————————领袖风华
2-2中初期,估计没有人能否认天下的强大,它吞噬黄天的气势是无敌的。我所见识的第一次天下的帮战是它和清心家园联合残剑明月山庄之战。指挥者是仇义,是十大高手排第二的5D,这也是我第一次知道什么叫组织和配合。在战场中,我见到惊天,拿着个黑色的锤子。当时还没觉得他十分厉害。但之后很漫长的一段日子里,他的运筹帷幄和百战百胜令我完全改观。很快,五大帮联盟成立了,盟主虽然没有明确立下,但所有玩家都知道,这个绿色联盟的龙头是天下。
我所收集的资料仅仅是 ID:惊天 职任:帮主 在帮里没有私人时间,每一次帮战,或每一次盟友PK,都会见到他的身影。付出多少,收获就有多少。他和他的兄弟在2-2承诺了不居人下的豪言,并完美了他。当时关于天下的主将,彩女(天下的一面不倒的旗帜),小春,枫舞系列三人,鸡犬不宁(仇的小号),风靓等等。长老应该是紫汐,一个美丽但暗藏气度的名字。还有几个现在的人几乎都已忘记了的名字,但他们虽然不挂天下的名头,却是天下的死士。一个叫古剑魂,很早就是穿着超强装备的天王。一个是傲?李逍遥,风摩暗唐的传奇人物。一个是爱小昭,当时风头比之李,有过之而无不及。
还有一件趣事,这两个唐门最强的人,是我十分崇拜的。他们曾经和我另外两个最崇敬的人单挑过。二对二。李逍遥和爱小昭VS疲倦和忧伤。十分精彩,在扬州西门外。疲倦忧伤6战,五胜一负。天王无敌。
但在一次天王的鳄鱼洞里,爱小昭曾和清心家园的人PK,一个人就杀了20多个。全杀光了,我在练级时目睹全过程,后来也遭她误杀。当时就觉得这个人太凶悍。
三:风云变幻,紫色代替绿色,纵横代替天下,黄色代替紫色,血盟代替纵横
在无数次大PK之后,绿色由完胜,变成胜负各半,直到最后的逢战必败。我作为绿色联盟的一个不起眼的角色,知道联盟其中有帮会明争暗斗的原因做成的。最明显的是碎星盟和天下的决裂,这是天下走向衰败的起始。碎星是天忍和丐帮的主要组合,有超强的战斗能力。这是天下的一棋失着。后来因为我们放假,也导致了在线人员不稳定,是输的一个原因。另外。我估计许多绿色联盟的成员相对于紫色都是比较年轻,我小号在纵横时,听到他们几位领军人物都是近三十,甚至过了三十的人。工作稳定,游戏优闲,且有极强的统筹水平。当时纵横赫赫有名的猛将有,战御流氓,奔雷叉叉,规则由我定,还有阎罗(算是编外),他们和冷静三兄弟有着同样的帮会地位,有着同样雷厉风行,一呼百应的魅力。而且都有极强的战斗力。其中以奔雷叉叉最为决断。我常在帮聊中听到疲倦对叉叉的爱惜。疲倦喜欢用古文打字,常说:吾纵横之猛将,有老十在,叉叉在紫色大联盟的结义兄弟中排第十。后期有天之雷,忧郁的咖啡,星河无情等等。这里要提提紫色结义十二爷,由冷静起,人称冷老大。为人冷静沉稳,善于策划和外交。在千军万马中,一锤定音。是锤天王,曾经入过世界十大。
疲倦,文武双全,文章一流,PK技巧与忧伤并肩,一身极品装备。天王技能加点精湛无误。喜爱冲阵,虽千万人,吾往矣和纵横的称号都是他定下来的,人称二爷。当时他的81级锤和忧伤那把一模一样,都是2-2的第一冰锤。我的宿舍网友曾怀疑是复制,致电GM,后无音信。忧伤,从72级起,一直站在整个服的装备顶端,四顾无人。很早就72第一冰锤,100%减冰玉佩。拼斗凶狠,曾带着7点PK值在敌阵中几进几出,如入无人之境。
这三个人颇有传奇色彩,一夜间横空出世,又一夜间消失得无影无踪。无论按性格和武力来判定,除刘关张外,别无他喻。若论PK,当时雄心百丈的忧伤和疲倦为了纵横,很早就按群P类天王的加点方式,但在后来的单P赛中,也证明了这种加点法的兼容性极高。
冷静,极少出手。后来夜叉转少林后,找他们三兄弟单P试招,
冷静:冷静无药叫停,冷静负
疲倦:砍杀夜叉。
忧伤:夜叉无药叫停,夜叉负。
之前夜叉是天王时,与忧伤单挑三次,全负。
早期一般单挑都由忧伤出手,不曾一败。顺便提一下几个单挑。
李逍遥约战疲倦桃园单挑:疲倦砍杀李逍遥。
李逍遥约战忧伤桃园单挑:平手公子色色约战忧伤雁石洞单挑:忧伤砍杀公子色色(当时公子是1冰的63锤,为第一冰锤,冰未改)
小春桃园约战忧伤单挑:忧伤砍杀小春
龙战于野江津约战疲倦单挑:疲倦胜
龙战于野扬州约战忧伤单挑:忧伤胜
龙战于野扬州约战冷静单挑:冷静胜
青天无用响水洞口约战冷静单挑:冷静胜(其时,青天无用未转丐帮)
鸡犬不宁约战疲倦扬州单挑:疲倦砍杀鸡犬不宁
摧枯拉朽扬州约忧伤单挑:忧伤两胜,一平
摧枯拉朽扬州约疲倦单挑:疲倦两胜
疲倦凤翔约战欲望之血痕单挑:疲倦叫停,负
欲望之血痕大理约战疲倦单挑:疲倦叫停,负
关注音频应用官网公众号资讯合作

16

帖子

0

听众

119

积分

音频应用新手发布

Rank: 1

积分
119
 楼主| 发表于 2008-8-8 16:50:01 | 显示全部楼层
快乐星星龙门约战忧伤单挑:平血盟约疲倦华山绝顶单挑:一:大元帅VS疲倦:疲倦胜;二:小毒虫VS疲倦:疲倦胜。
自相残杀篇:冷静凤翔VS忧伤:忧伤击杀冷静,剩药31 。 冷静桃园VS疲倦:疲倦击杀冷静,剩药39。忧伤桃园VS疲倦:平,各剩药2。
一支腊烛在自己的光晕里悄然睡着了,嗯,外面的世界纵然冰凉如昔,但心里是如此温暖。对,曾经有过火花。只是后来,时间又用他优美的唇形,轻轻地把它吹灭了。请问,我可以用以上来形容磐龙这样的一个帮派吗?
不要拒绝绿色联盟里强大附庸的评价,或许,你们自觉无出其右,凌驾诸侯之上。但只要一说天下,你就会悄悄的站在旁边,请原谅我直率的判断,王者永远夺目于旁人。
磐龙,从它的始起,到辉煌,到结束,似乎只为了一个战役。扬州西门外与纵横的一战。龙生九子,龙战家族以天王为核心所形成的强大战斗力,并不掩盖家族以外成员的光芒。
这么多年过去了,那些磐龙的遗老们,不断的重复扬州一战,一说,心便一动,心一动,泪就一行。骄傲大约是来自于对手的名字,它叫纵横,在当时目空一切的纵横。为了这次战斗,我和磐龙的核心们,上传大约8张以上的图片。
每一张,都有泪和血,以及纵横元老陈尸荒野的照片。我们为此激动,欢呼,甚至竭力将之演成一个传奇。在怀念里面,我们雄心百丈,泪流满面,连黑夜,也变得烁烁生光。
通报,鼓励,结集,整队,分配,我们只用了三天的时间。出击,胜利,回师,游行,我们用了三个小时。用75小时,来换取一个永远的辉煌,这种灿烂宛如烟花,美只一瞬,却已永恒。
可能,我们并非真正的游戏战略家。公元前某年,江湖上各路诸侯的眼光同时放在远在千里以外的桃源,那里的四角,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
桃花绯艳我知道,桃花下骨白如霜我亦知道。天下,以小春部,公子部及以仇义惊天为核心的统战部都有相同的共识,抢占桃源右下,把幼儿园的笨笨小嘟从此驱逐出桃源。
天下猛将如云,挥师北上直逼桃源,守据出生地在布署战略时,仇义力排众议,这是个不为外人知的决议,我后置到一年之后再重披,依然有惊心动魄的感觉:
以天下当时的实力,完全可以强夺两角,与夜叉在桃源成鼎足之势,所以一级以上的指战员,当然也包括当时天下最有资格的长老紫汐,都认为直接夺取。只有仇义,微笑否决了。在马上,他指着四角的地形,说:“战略重地,自然不可不取,但豪夺,不如巧取。我们天下,正盟五帮,赫然已是绿联龙头,如此直接,恐怕会遭人话柄,落个恶名。正直用人之际,为不损威名,此法决不可取。
众将官且看,右下角三树以外,也有两个稀疏的练级点,我们就取此点安营,采取迂回战术,伺机偷袭。”当时有部将不解,仇义欣然作答,
凡近邻不友,久之必有磨擦,日后便可以此为借口,全力攻杀幼儿园。
早年2-2用兵能如此者,唯天下。这段秘史,未必尽天下人所知,我所以清楚,因为我叫DJ,看官莫问原因。
普通的结集,分流,和攻防战术,在长久的PK战里,各个帮派都十分熟悉。但是,能与仇义之深谋远虑,设局谋机的,却是廖寥可数。
磐龙扬州西门一战,主攻力的优胜并不在天王处。而在天忍,而且,据我所知,那些天忍,本就是从纵横过去的。2-2历史上,有无数轻视天忍而惨遭失败的例子,如天下之对碎星,纵横之与磐龙。有粘人效果的火墙,就是对也是以天王为主攻手的纵横的最大打击。
据不完传统计,无论从装备,实力来比较,当时两帮的天王,纵横有六猛将,磐龙有四大王和七个天王杀手,但是纵横天王的战斗力,并不会输与磐龙,而以冷静疲倦忧伤为核心的决策层在决战前夕轻视了火墙在群P中的威力,在后备不足,第二梯队人员未定的情况下,伧促应战,在三次六主将换药的过程中,战场都一度出现紫色空场。第二阶段战斗,在磐龙入城休整,让地纵横结集时,纵横才发觉有一部分人已弹尽粮绝,一部分人已悄然离去,在无力与士气正旺的磐龙抗衡。
当时,据我在纵横的密探报,在决战前一夜,纵横长老在召开备战会议上,身为一级指战员的战御流氓曾说过一句:兵来将挡,磐空估计不难打,再难打,也难不过打天下吧。于是会议在匆忙分配了后勤和战斗小组的情况后,就散去。轻敌招来的失败,从此永远记在2-2的史册里头。
战后纵横的检讨会是最高机密,我无法参加。但之后整整一年里,我依然听到磐龙帮众在宣扬和重复着扬州一战,纵横三巨头不止一次的压制帮众在口舌上的反击,禁止他们将在秦陵_凤翔西门会战中打击磐龙的一役拿来比较。那一战,竟在磐龙传出了纵横有无限药的笑话。后来冷静和龙战九天会晤,在九天谈了失利的原因后,双方一笑了之。
后来由叉叉在纵横发言:他们的骄傲是因为他们打倒的是纵横,换而言之,他们的骄傲也只来自纵横,如果可以的话,请大家让他们再继续沉醉下去,在沉醉中消亡。
作为旁观者,我只想通过这些散乱的章节,来比较两种不同的气度。以及为以下大群PK记实文章的起一个开头青天无用:早期已是超一流的天忍牛人,后转丐帮,九条龙横扫六合。一身极品,与殷千炀6个丐帮绝顶高手及快乐星星等坐镇碎星盟,雄据2-2,和纵横,桃园,成为紫色联盟三大主力。风头一时无俩。在十二兄弟中,人称四爷。
五爷,曾经一度名列帮会十大榜首桃园山庄的帮主,5D高手。性格温顺,大度却事事细微,在紫绿大战中,是一方着领袖人物,在万树千树的桃园中横眉冷眼,经典传说有:三出桃园问江湖;死而复生说英雄;风流一恨闯情关。策马尘中时人称,五爷。
战御阎罗:战御家族的佼佼者,大气,但性格鲜明,在大战时一向奋勇争先,有着2-2全长血的骄傲传说。一双破天冰锤,舞得出神入化。
经典传说有:带领战御辅助纵横大战百十次,江山一定又归隐江湖。纵横一乱,又重出江湖为冷静三兄弟坐镇纵横,最后再入血盟,助风云血盟再确立江湖霸主的地位。可以说,每一任的江湖领袖身边,都曾出现过他的身影。
我心无江湖,而江湖不可无我。人称,阎六,阎六爷。
燕北笑,性格乖张,装备一流,早期是金兰阁猛将,后结义后加入纵横。与冷静关系密切,曾一度成为纵横后期的PK主力,是冷老大心腹。为命是从,与天下人笑骂,PK,其中虽然惹祸不少,但因为在纵横,所以很少受到打击。后因内部缘故,再出纵横。听说,纵横三大巨头的离开,与他有着非必然的原因。他是在十二兄弟最值争议的人物。风头最盛时,人称七哥。
八爷 唐淫 暗唐杀手,重义气。是战御家族的成员,群P中,神出鬼没,出手无回。以一暗唐的生命和防御,常面对若干天王一个人大呼酣斗,百死还战,他们兄弟都称他为冷面杀手,老八。任称:八爷。九爷 也是战御成员,名气是在十二位兄弟中最低的,级数估计也是。但随着阎罗和流氓的名动八表,他也成为江湖中不可缺少的一员。十爷 十爷就是大名鼎鼎的战御流氓了。先在幼儿园与天下立成死敌,战斗经验丰富,后转入纵横,成为六大长老,再与当时江湖的女魔头唐晓晓喜结鸳鸯,成为名动江湖的一段婚姻。后来因为青天无用与桃园的决裂,黯然携妻与一部猛将离开江湖。从而在大理,上演了一场真正的兄弟相残的撕杀。当时战况惨烈,流氓和唐晓晓自立《征服〉,颜色转为绿色。与天下,磐龙,飘飘等一起联手在大理阻杀桃园山庄。后纵横在沉默了十分钟后,奋然出手,终于兄弟相残。
十一爷 奔雷叉叉,人如其名。雷厉风行,是纵横名气最大的打将。当时江湖流传着一句话:纵横,是打出来的。而叉叉和规则从在幼儿园开始
,到纵横结束,都是在PK中走过来的。有资深人士曾说过,纵横之所以强大,并非三大巨头占全功。而是因为叉叉,流氓,也是能指挥大战役的帅才,无论单打独斗,冲锋陷阵甚至外交,他们都一样举足轻重,一言九鼎。帮内无人不服。
关注音频应用官网公众号资讯合作

16

帖子

0

听众

119

积分

音频应用新手发布

Rank: 1

积分
119
 楼主| 发表于 2008-8-8 16:50:43 | 显示全部楼层
十二爷 规则由我定  听说和奔雷叉叉同住一方,亲如兄弟。是纵横六大长老的执法人物,对朋友温文有礼,对敌人凶狠无情。十二兄弟的形成,他担任着重要的角色。我所知道最经典的传说有,他的大号乖乖眯眯,在不玩两个月后,依然是世界十大。和奔雷叉叉并称纵横双虎,与天下死仇,一直血战到天下衰落及接近灭亡状态,依然高呼酣斗。紫色兄弟篇完后。再说说当时江湖风云人物。有缺漏处,请各位补充。
三大家族:
一剑家族:领袖人物,一剑摘星。
战御家族,领袖人物,阎罗,流氓。
龙战家族,领袖人物,龙战九天。
愤怒家族,领袖人物,这个家族高手如云,在2-2早期就名动八表,但很奇怪,他们最出名的一个人,却是个骗子,愤怒小涛。一个将骗术升华为艺术的玩家。
天下中极♂家族:领袖人物,:极♂浮狱(注:就是转这篇帖的我了)
天下的《天下》家族,领袖人物,【天下】惊天(注:现在天下天堂II血盟的斑竹)
血月家族:领袖人物,留香客计枫
托牛家族:托牛天王
夕阳家族:猎蛳夕阳
其中,一剑和战御并称两大家族,实力超群,人物众多。龙战家族,因为龙战九天和磐龙的缘故,拥有一种无敌的姿态。与前二并称2区2服三大家族。
二十个天王名人
只要你走过二区二服,你就会听到过一个曾经龙动九天的名字:燕狂徒。第一锤王,兼第一天王与天下第一高手之称。曾助当时天下第一EM笨笨小嘟与天下拼斗,可惜幼儿园惨败,至灭亡。这个人,早期曾经拥有一身极品,极数超人一班,可惜除了在EM一役中稍出风头后,就没有再次威风。实战的能力,相信比起其他赫赫有名的欲王之血痕,摧枯拉朽,疲倦,忧伤等等,尚有不如。
或许有人不愿意我把燕狂徒在天王名气榜排第一位,但是作为旁观者,他的业绩有目共睹.无可置疑。但是他的所拥有的一切,也只是停留在名气和级数之上,此外别无建树。而且在江湖最动荡的时候卖号,这种玩家,我只能抱歉批评:太过职业化。与精彩无缘。
第二位:
这个名字耳熟能详,传颂一时。我几经敲定,才在熠熠群星中,抽选到他的名字。请问,谁是第一个拥有超过200人的紫色帮派,再请问,哪一个人敢将自己的名字命于帮派。对,你们猜得十分正确,冥王夜叉之夜叉。在冰锤启蒙之初,2-2有一把72级物理高攻锤,只有一把,它就握在夜叉的手中。最高攻击的定义,冷眼江湖的姿态。天王级数全服排第三,仅在龙战九天之下,但是无论在大PK,或者宋金擂台,他的名字都响彻云霄。
是的,我来自远古的彼岸,在含泪梳理着自己的羽翼时,身后是漫天的黑暗,不要惹我,因为,我的名字叫:夜叉。
第三位:
名气榜排名,不取装备,不取级数,不取武功,只取名气。此时,我再不说他,恐怕连GM都会有微词。天生我才,不居人下。未出师已是江湖领袖,再出师,一举灭拥有7个十大高手的幼儿园。此后联盟5派,横扫江湖。当时纵然兵荒马乱,英雄辈出,但无谁能将他的名字掩盖。天也不能。因为,他叫惊天。唯一一个可以领导绿色联盟和紫色联盟对抗的统帅。你在练级时,如果惹了头顶挂着天下的人时,应该做些什么。第一,请迅速离开。第二,如果留低,那么,请死。然后,你将会永远的记下了这个帮派帮主的名字。石破的威力是什么?答:惊天。
第四位:
纵然三甲不入,但却完全不影响他在江湖的领袖地位,一瞬遥如远古,但名字依旧赫赫。在天荒地老的一刹,最沉着的是什么?石头。他冷得象一块石头,也可以温和得象一湖春水。对,或许你真的不认识他,也没听过他名字,但总会知道,2-2里曾经或现在依然存在着的一帮派,它叫纵横,他叫冷静。谁敢在太岁头上动土,谁敢冒灭亡之忌去迎接天下的打杀,是他。因为,他还有两兄弟:疲倦,忧伤。一个永远在人们口中连在一起的组合,一个已近无敌的组合。
五位:
江湖。有人问,江湖,是不是一个湖,如果是,它到底有多深?我可以很肯定的告诉你:人心有多深,它就有多深。这个人,和他的前辈朋友一样,拥有2-2整一个江湖。如果说惊天善于运筹帷幄,说冷静精于领统周旋,那么,他就是前两者的混合体,而且青出于蓝胜于蓝。何况,他有着前者一种没有的政人气质,我们一般叫它作:未雨筹谋。2-2的天空,由一团混沌的绿,变成一片暗涌的紫,再演至今时一种无可挽回的浅黄。在这里,请大家和我一起,记下这三个名字:惊天,冷静,大元帅。不要再怀疑,也无须争辩,领袖只是一个人的事,你纵更精彩,比他更出色,在历史里在他们身边永远只是配角。血盟的雏形,与早年的幼儿园十分接近,都是由世界十大的精英组成的核心。它们唯一的区别是:胜和败。胜者为王,我们许多人,都知道大元帅的成长。
你可以很骄傲地和他说:我在80级时,你才60。然而今时今日,万众瞩目的,估计不是你,是他。一个连名字也带有深谋远虑气质的人。他叫大元帅,在2--2指点江山,呼风唤雨时,我感觉到他是宁静的,不要问我的曾经,不要计较我的来路的明暗。我所付出的,比你们更多。我得到的,未必就是你们现在所能见到的。我的眼,总在远方,在那些你们看不到,甚至想象不到的地方。
第六位:
很犹豫,不断的咨询,甚至电话联系一些已经渺然的2区元老。他们说法不一。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最爱,而这位列位第六的名人称号应该花落谁家?
1
第一次在内心处出现并列名字,有谁可以告诉我,当天下主力流失,磐龙核心离去之后,哪一位天王依然掌着绿色的大旗来对抗无可抗衡的紫色联盟,而且一直支撑到龙吟的出现?他虽然没有起到江湖里决定性的作用,但在信念和帮众的精诚团结下,依然把那片已残缺不存的绿演得起伏斑斓。他曾有一个强腕的红颜知己,只是后来另嫁夜叉,这一段传奇至今为人猜疑乐道。嗯,就是他,他叫飘飘小峰。一个永不服输的枪王,和他的核心,断续着地对抗紫色,当绿联盟已式微时,我们依旧可以在任何地方看头顶挂着飘飘的人。输,并不代永远的输。不放弃,其实就是另一种胜利的姿态。
2
他和小峰是并列的。其实,他应在第六之前,但前六人已无可替代。请屈居吧,这条战意舞动九天的龙。他的风采对于2-2的中前史来说,或许只是一瞬,而已无法让人忘怀。第一次在扬州西门,以龙战家族为核心,领清一色的磐龙帮众,把当时风头正盛的纵横击倒。然后在凤翔城外联盟天下与纵横及桃园的决战后,消失得了无踪影。在天王练级榜的排名上,他一直是二哥,只低于燕狂徒。经营着一个闭关自律帮会,众志诚诚。但是既无逐鹿之心,就没有问鼎之风。加上从出山到收山的短暂,这就是他屈居名气傍第六的原因。
关注音频应用官网公众号资讯合作

16

帖子

0

听众

119

积分

音频应用新手发布

Rank: 1

积分
119
 楼主| 发表于 2008-8-8 16:51:5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七位:也是并列
1
如果你做过买卖,行走过江湖,甚至只曾经去过荐菊,你都会隐约记得这么一个名字。一个与诗气质,农历,古龙,僧人都有关的名字。他叫正月无花,他的名列第七,与他曾经是血盟的长老无关。你刚刚学会摆摊时,有否渴望过自己的幸运装备和他更接近一些?有否在他身边流连过,他就是这样的人,只在街上,或者洞里那么随随便便的一站,就会吸引无数惊羡的目光。他身上的装备,就是一些人游戏里的梦。和梦想走在一起的感觉是什么,除了诚惶诚恐,还有亲切。
第七之2
有谁听过花开的声音,如果听过,请告诉我,在宁静的夜里,这种黯然失色消魂的对话是怎么样的一种语言。在他成长路上,他是沉默的。也许,你会在老虎洞或一些新手村会偶尔和他遇见。然而,总也不会想到,那么朴素的他,以后会有这样倾城拥戴。是的,大任将于斯人也,如耶和华转世前的苦难一般,他在安静中度过可能是2-2最动人心魄的岁月。你忽然发现这个名字时,一般有两种选择。一:十大榜天王之第一,96级。请记住,这只是半年前的事。二:傲世。下面一段故事,似乎与本节主人公无关,但我总想把它录下来。大理东门,残阳如血。一个落寞得象枯叶的人静静的立在门外,看着渐渐灰暗的天空,忽然说:欲望,许多年前,你就已肯定枪不胜锤?
另一个人,一袭淡紫长袍,他轻轻的把玩着手中的两个大锤,听问后,笑了笑,然后缓缓答道;是,你也知道,我曾经是一枪王,在实现服务器的数百次的相互比较琢磨,疲倦,我估计,再没人比我更熟悉枪的用法了。
疲倦转过头来,看着欲望之血痕嘴角那一挂自信的微笑,长长的叹了口气。朗声吟到:一朝负气成今日,四海无人背夕阳。然后有点黯然的说:纵横误我。这个ID的技能,言行,甚至生命其实只是完全依承着一个帮派而生。今日一战,我既不敌,欲望君从此江湖再无抗手了。
欲望之血痕憨厚的笑笑,没有作声。只是用锤子在地写了两个字:英雄。疲倦默默的看着这两个斗大的字许久,忽地一惊,额前几缕黑发悄然掉下,想:以我才华,虽有不再续单P王之美名之憾,但英雄,又岂只是一个人的事。
欲望沉默良久,才说:连续三款游戏的单P王,在剑侠里用纵横一帮傲视群雄,只是换了一种生存方式。英雄,永远是英雄。况且,单挑之王,只限于敏锤王,如果只是枪和高攻高血锤的话,你依然无敌。加上,放眼江湖能与你我装备级数并肩的,能有几人?还有的是:PK走位吃药,相信许多人还在懵懂之中。
疲倦笑了:我家老三,忧伤,他普防已75了。欲望之血痕的眼光远远的落山边的小松林里,似乎是自然自语的说:究竟何时,才能约他一战?
然后两人一起上马,向城里缓缓走去,再无言语。欲忘之血痕一遍一遍的回忆自己是枪王的日子,那些在大小PK,以及宋金战场的辉煌。想:那个蓝衣飘逸,横枪立马的影子,只怕从今不再了。
而疲倦心里却是将天王里的顶级人物一一的念过,从最高血的阎罗和PK装备最顶端的忧伤,猛然又一惊。他省起一人,在龙门单挑中将阎罗击倒的人,而那个天王,用的就是一支枪,心头不禁一热。
他的名字叫—圣摩西
第八位:
如果,只是将龙族,千年,倚天连续三款游戏里的单P王疲倦打至无言,或者只是在宋金擂台里连续三次在杀敌人数最多的名字里出现,还不足以让他名列我名气榜的第八条好汉。天才的成就,无人可以想象。他的出现,直接影响了2-2新一代锤王的加点取向,并成为PK游戏中最热门的潜能选择。只有这点,才是他最值得骄傲之处。

欲望之血痕,一个充满杀气的名字。2-2第一个成功的枪转锤王,他和他的兄弟,还创立了小群P时七星攻击理念和少林暗辅的四角理念,这些之后应用如何,我已看不到。但却在无数第一流的PK天王里争口相传中,牢牢的记下了这个带着血痕而又充满激情的名字。
有一点,不得不提,也不敢不提。在他离开之前,2-2单P王的名单里,只有一个欲望之血痕。如果我没有记错:他还是2-2第一个穿着减伤平衡衣服的天王。龙战于野,七步一杀,在减伤平衡衣服里也是赫赫有名的人,他俩是穿着2-2第一套减伤40的无庸装的人,而比起欲忘之血痕穿那件减伤20的衣服,整整迟了一个多月。先人一步,用穿透了时空的思维方式来完美游戏,对于这个无敌而又谦逊好战的天王来说,应该是一个最合理的定位。
天王之位未定,先再此闲话一二名人。
也许当你还没知道什么叫江湖时,当你还不知道欲望之血痕是娥眉还是五毒时,你已可能和他握手无数次,或者已做了过千万的生意。他是在彩虹天空自由飞翔的风筝,江湖里的风筝,要懂得用线的尺度,而他最懂事物价的尺度。他叫雨后风筝,在2-2交易最繁华的年代,如果你说从来没见过这名字,原因只有三个;一:你从没开过全国聊频。二:你热爱初生的白装,至死不曾换过。三:你不是2-2的玩家。
唐门三杰之一
江津一役,忧伤,身负7点PK值,在四派约四十余人的围战中单枪匹马七进七出,未伤分毫而杀人无数。当得一个勇字么?欲忘之血痕,在宋金擂台横扫江湖大小帮派30余人,一人独揽岳王剑,算得一个猛字么?疲倦,清溪洞口,头上顶着:杀我兄弟者,死。六字,而将围欺纵横三帮11人尽数杀死,虽千万人,吾往矣,他,当得一个敢字么?或许,他们都可以当得。千古以下,勇敢两字,永远是英雄者的不死浮雕。但他们,在我眼中,还不是最勇敢的。
而只有他,似乎真的做到了。是一种最无畏和最砌底的勇敢。当我们还沉迷在游戏里的一切死生恩怨的时候,他早已超然物外。为了唤醒一些不公平的技能设定,他将一个名列天下英雄榜第二的号删了。我不是唐门,不敢断定那一刻在唐门中引起的震动有多大规模。只记得我当时是一刹的沉默,我不知道在短短一周内飞升到世界十大之二哥是怎么样的一种速度概念,但能肯定:这个人用这种决绝的方式离去,需要一种天无可回的勇气。
如果有一个不分门派的2-2英雄榜,他,是当然的第一位。或者不止2-2,在整个剑侠里,这种无我的大度,也应是独步的。事已一年,许多怀缅,其中有帮派,战友,朋友,敌人,情人,只是这种种似乎都无法延神到他的高度,因为,他早已超越了游戏。请怀念,不只是唐门,我要求是所有门派的人,怀念这个绝尘已久但依然光亡四射的天之骄子,他的名字叫:怕怕虫。
关注音频应用官网公众号资讯合作

16

帖子

0

听众

119

积分

音频应用新手发布

Rank: 1

积分
119
 楼主| 发表于 2008-8-8 16:52:56 | 显示全部楼层
剑侠情缘之一
今生我是一个和尚
(一)
很多年以后,我依然想念那个如桃花般的女子。
我知道,作为一个和尚,这很不应该。
我应该把一切都忘掉,
把所有的爱和恨,悲和喜,功业和理想,都忘掉。
当然包括冥王夜叉。

但我清楚,就算我把自己也忘了,
当粉色花雨纷纷漫落,我还是会想起十三年前,
那处密植了桃花的世外之园,
那张美丽的脸,
那双透明的眼睛,
和那一只绯得动人心魄的狐。
“你好吗?”这是我说的第一句话。
她肩头颤动,慕然回首。
淡淡月下,长裙轻轻摆动,像一棵瘦小细弱的桃花。
那天,黄历上写着:驿马动,水定金源,命犯桃花
在遗忘的幻觉里,黯然活着
(二)

很多年以后,我建了有一个帮,叫飘飘。任何人都可以变得狠毒,只要你尝试过什么叫创业。我不会介意别人怎么看我,我只不过不想别人比我更开心。
今年天黄临太岁,到处都是绯闻,有绯闻的地方就一定有foxlee,有foxlee,就会有我的恨,和爱。我叫峰,不过叫飘飘小峰,与西毒无关。我的职业是帮主。初六日,惊蛰。每年的这个时候,都会有另一个帮主来找我。他叫惊天。这是很神秘的人,每次都会忽然从我身边出现。今次也不例外。这次,他给我带来了一份绿色联盟的起草书和一坛酒。惊天:不久前,我遇见了一个人,他叫冷静。他请我喝酒,喝一种叫醉生梦死的酒,说喝了后,就会忘记江湖,忘记所有恩怨。飘飘小峰(独白):对于太古怪的事,我一向很难接受。所以,我只是将绿色联盟协议书拿着,静静地看着惊天自己喝酒。那天晚上,惊天喝了许多,并且边喝边画,用手指在桌子上画了无数苹果。联盟起草书对于我来说,毫无意义。其实,一直以来,我只想和自己的兄弟快乐,而无意问鼎江湖。可能酒真的有效,第二天醒来时,惊天似乎忘记了许多。
飘飘小峰:这份起草书是谁拟定的?
惊天:我想不起来了。
飘飘小峰:你记得你为什么而来的吗?
惊天:我不记得了。
飘飘小峰:你为什么总在用手指画苹果?
惊天:我也不知道,总觉得,这是一种习惯。很熟悉。
一个月后,惊天去了一个很远的地方,是个开满桃花的地方。绿色联盟协议书还在我的桌子上,只是封了些尘。对于桃园,我并不陌生,只是我总不愿意踏入一步,在那里,我就算随意走动,都会觉得十分疲倦。他们说桃花落时很美,而我却觉得它们很妖艳,我不太喜欢妖艳的东西,浮华毕竟不会为你停留太久。
后来,虽然没有惊天,我还是履行了那份绿色联盟协议。因为在对立的紫色联盟中,有一个帮派叫冥王夜叉。没有人问我打紫色的原因,似乎这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事。最奇怪的是,连纵横的冷静都不觉得奇怪,本来,我们和他们完全没有过节。有些人,天生是注定的敌人。我看到一份江湖快报,上面这样来评述我和冷静。我笑了。这时,真的想去喝一喝他那坛叫醉生梦死酒。
剑侠情缘之二
这一段日子,为了一个不经意许下的承诺,断断续续地为大家说些往事,自悦之余,却深深感觉:光带走了那些主旋律里的英雄,留下了我和一些朋友在暗中摸索,于是想了一本外的夷小说,叫《暗夜行路》。DJ此时此际,大致如此。
我在2-2里,最熟悉的莫过于夜叉,还有他的帮派。关于小峰和他之间的一段情史,感触很深,于是有了王家卫版的一个故事。文字天性,再怎么努力,大约也只能写到这样子了。只渴望能用一些简单而温和的字,来讲别人的故事而已。写得不好,有点恼恨。其实DJ也技止于此。毕竟,我不是那个才华横溢而落寞多情的疲倦。

作为最佩服的人之一,第二篇剑侠情缘里,我不会再卖弄文笔,只因珠玉在前。你们认识的只是一个叫疲倦的玩家,而我却知道他另一个风摩网络的名字,在网游还在启蒙之初,他就已在网上名动八表,只不过,这个名字与游戏无关,尽管你也可能看过他的文章和书。
当网易在苦苦联系那个短讯自编的获奖者时,那个编短讯的人却已跑到一个叫剑侠的游戏里忘乎所以,那条短讯我也常用:“握着电话,在廓大的阳光下静静想你,心下的爱,没有一丝犹豫”。
这里,不想再为他套些什么情节,我宁愿将构思安排到下一个玩家身上。只记一下他离开时说的几句话,言犹在耳,温润如昔。
疲倦:没有荣耀,只有悔恨。
疲倦:恨把无数忠心耿耿的兄弟带到一个架着高高的殿堂的废墟。
疲倦:恨不能在离开之前和所有敌人都握手一次。
疲倦:如果你以后要写,请记着,在这个游戏里,除了自己外,我一点抱怨也没有。无论是朋友,益或敌人,甚至金山,都会有我快乐的祈愿
疲倦:你不用评价我,如果真要评价,我只愿意听一个人的评价。他叫战御流氓,是我的兄弟。
我做到了,我并没作评。但我当时很强烈的感觉到,他是含恨而去的。
不老的传说,未必就只是一首歌的名字。也许有些离开已久的回忆会变成迫切的心声。我们国人都喜欢这茗座闲谈这种游戏,吞唇才动,也成旦月春秋。
我的回忆未必就是正史,记者本职的原因,我早已习惯在文章出后听到的两种不同的声音,支持或者批判。于是常常警告自己的文字尽量能公正平衡,只是神思万里,为心下最倾慕的人物,每每阳奉阴违,一旦心情激荡,它们就伺机上场,而且,我早继承了汹酒行文的坏习惯,分杯狂人之血,总不经意地将一些平庸的人和事踩死在脚下。
当然,这一切,尚未开始。
先来拾人牙慧,望短语一则,有解怀之乐。以报众看官连日来顶贴之恩。
南宫不败,希望大家都不会陌生,如果曾经在2-2逗留过的话。只是:
南宫不败一说拥戴,惊天就发笑。
惊天一说帮派,冷静就发笑。
冷静一说成功,大元帅就发笑。
大元帅一说文化,疲倦就发笑。
疲倦一说PK,欲望之血痕就发笑。
欲望之血痕一说装备,忧伤就发笑。
忧伤一说NB,青天无用就发笑。
青天无用一说名气,燕狂徒就发笑。
燕狂徒一说兄弟,战御阎罗就发笑。
战御阎罗一说隐居,怕怕虫就发笑。
怕怕虫一说深情,飘飘小峰就发笑。
飘飘小峰一说老婆,夜叉就发笑。
夜叉一说英俊,foxlee就发笑。
foxlee一说爱情,2-2所有玩家都笑了。
完毕,剑侠情缘投入太多,不时伤感,不知金山的剑侠世界我能找寻到什么????
关注音频应用官网公众号资讯合作
高级模式 自动排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快速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音频应用 ( 鄂ICP备16002437号-6)

Powered by Audio app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