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频应用

 找回密码
 快速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阅读: 2613|回复: 0

[音乐] 音乐节的沉浮、发展与本土化

[复制链接]

6

帖子

2

听众

102

积分

音频应用

Rank: 1

积分
102
发表于 2021-6-14 | |阅读模式

音乐节的沉浮、发展与本土化



今年,音乐节成为最流行的文化活动之一,尤其是在山东,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统计,今年已经官宣的在山东举办的音乐节已经有18个,遍布12个城市,类型以摇滚为主,也有嘻哈、电音、民谣等。在人们沉浸现场音乐的同时,坊间也有了摇滚乐“文艺复兴”说法,近日,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专访了迷笛演出公司CEO单蔚,跟我们聊了聊音乐节和摇滚乐的那些事儿。

0d338744ebf81a4cc74b4302a0eac551272da6cd (1).jpg
济南迷笛音乐节 摄影:李乐为

沉浮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中国摇滚乐兴盛,涌现了一大批摇滚明星和经典作品。2000年以后,摇滚乐似乎逐渐边缘化,以小众状态持续了多年。

单蔚对摇滚文化的热爱是从青春期开始培养起来的,1993年到北京上大学之后变成了重度乐迷,“那时候也不只是音乐相关的文化,年轻人的文化以及艺术类的东西我都特别喜欢,在大学期间就决定了以后要做跟摇滚乐相关的事情。”毕业之后,单蔚的第一份工作是在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做音乐节目,通过平台去推广更多的新音乐,采访音乐人、报道音乐是他的常态工作。

2934349b033b5bb5401da5744e137031b400bcbf.png
济南-崔健-摄影:闫珉

在单蔚来看,2000年前后,音乐产业正处于从唱片工业到数字化传播发行的过渡期,现场演出逐渐成为全世界音乐人主要的发展方向和收入来源,独立音乐也受到了大环境的影响,“那时候新产业模式还没有在中国开始普及,摇滚乐本身就没有原来唱片工业时代的基础,一切都处于刚建立的过程中。所以大家会觉得这个市场比较小,那些非流行音乐人和音乐类型,就相对感觉比较小众。”

与此同时,新一批独立音乐人崭露头角,现场演出多了起来,单蔚参与其中,被现场的魅力深深打动,仅仅做电台节目已经满足不了自己的愿望,于是他成立了自己的厂牌,尝试做演出,“那时候都没有livehouse的概念,乐队就在一些酒吧或者俱乐部去做摇滚乐演出,我就在这些过程中学习积累演出的专业化运作。”但对于大量的、遍布全国各地的年轻乐队来说,他们几乎没有表演的机会和平台,音乐节应运而生,以迷笛音乐节为代表的音乐节开始举办,为独立音乐人和年轻乐队提供了表演的契机。

0b46f21fbe096b631d6b567475f3224ceaf8ace9.png
北京河酒吧 野孩子乐队

单蔚最开始是参与到北京流行音乐节的运营中,2005年到2007年连续举办了三年,期间还做过木马乐队的经纪人,“当时大家都要用‘流行’这个概念来做,但其实做的还是摇滚乐青年文化。”2009年,单蔚加入北京迷笛,带领团队往全国推广,十几年间,迷笛在成都、苏州、深圳、湖州等落地,2021年,山东迷笛落户济南。

摇滚乐从边缘小众到好起来,再到现在音乐节成为流行的文化活动,经历了二十年的沉浮,单蔚作为从业者,最直接地感受到了其中的变化,“我个人感觉是在2008年奥运会之后,新一代的乐迷成长起来,互联网普及了,人们听音乐、获取信息的门槛变低,大家可以了解到各种最新的音乐潮流,资源、地域都不再是问题。”也是在这之后,北上广、成都、长沙、西安等城市开始有了专业化的livehouse演出场地。2014年开始,独立音乐受到了主流媒体、互联网媒体以及视频网站的关注,相应的综艺节目开始出现,电视综艺《中国好歌曲》将赵雷、莫西子诗、赵照、阿肆等民谣音乐人推到大众面前;后来网络综艺《乐队的夏天》让更加个性、小众的摇滚乐队再度流行起来,独立音乐越来越成为热门话题。



享受

摇滚乐的精神是自由、真实、反叛,喜欢摇滚乐的人大抵都是相应的性格,《乐队的夏天》刚面世时,节目中除了乐队桀骜不驯、独立自由的个性引发热议,乐手们在工作与摇滚间飘忽不定的状态也令人印象深刻,在外界看来,这些长久处在小众圈层内的音乐人似乎过得“凄风苦雨没饭吃”,如果有评委的话,很可能会按套路苦情地问一句:“你的梦想是什么?是什么让你坚持到现在?”现实好像并非如此,单蔚表示,干这一行的大多数人其实还挺享受的,“坚持”好像不太准确。

“独立音乐这一行,不管是乐队,开livehouse还是办音乐节,大家可能首先是一个理想主义者,很多都是为了热爱,从兴趣出发。随着整个市场环境越来越好,大家慢慢可以通过这些喜欢的事情来解决生计,渐渐地都在谋求更好的发展。”单蔚认为,生存环境对于各行各业来说都一样,行业内相对“拔尖”的人才能获得很好的生存状态和收入,“文化行业相对更慢热一些,行业呈现一个金字塔形状,要通过持续的努力和耕耘才能进步,比如痛仰、二手玫瑰、木马、重塑这些业内中流砥柱的音乐人和乐队,他们耕耘了二十多年了,一直在特别努力地出作品、办演出、参加音乐节,才积累了这么多的粉丝和流量。”


多年耕耘,一朝“破圈”,依然是少数,单蔚表示,现实中大多数的独立音乐人还是一边为理想进行音乐创作,同时要通过别的方式和行业来生存。“真正能靠音乐来完全来实现一个比较好的生存状态,在全世界来说实际上都不是容易的事情,它需要实力,也需要机缘。”单蔚告诉记者,圈内的大多数还是普通人,无论是音乐人还是相关从业者,都属于不怎么挣钱但很自由的状态。不难发现,因《乐队的夏天》走红的乐队中,很多人都是边上班边摇滚的状态,刺猬乐队的主唱赵子健当过程序员,Joyside刘昊自己开酒吧,鹿先森乐队全员上班族……“有些人在填表的时候会在职业那一栏写个‘自由职业者’,如果干这一行不享受的话,其实是难以持久的。”


本土

除了迷笛、草莓等大厂牌音乐节在全国各地复制,本土音乐节也在成长,拿山东来说,济南的本土音乐节有耳立音乐节、火箭音乐节,青岛有凤凰音乐节,淄博有向阳花音乐节,菏泽有海报音乐节等。“这些不同规模的现场演出让更多年轻人参与进来,欣赏和了解独立音乐,从业人员也越来越多,各方合力形成了一个更加立体和良性的发展。”

音乐节和独立音乐越来越火,“出圈”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不解的朋友们可能是因为陌生没接触过,也可能年龄稍长,还是希望大家去体验一下,不要人云亦云。”


摄影:李乐为五一假期期间,迷笛音乐节在济南、滨州双城举办了四天五夜的盛大狂欢,来自全国各地的乐迷涌向迷笛,享受音乐和自由。一名来自青岛的资深乐迷在朋友圈发文感慨:“一切还是迷笛的样子,爱与自由。看着独立音乐在山东生根发芽,由衷地感到开心自豪。”

“铁托儿”多是迷笛音乐节乐迷的特点,他们经常一次次赶往迷笛所在的城市进行支持,这也是单蔚觉得欣慰的地方,“跟其他品牌的音乐节相比,我们可能更加理想化一些,也不只邀请有流量的乐队,各类型风格、各年龄层面、‘红不红’我们都有,他们可能没上过或者拒绝了一些综艺节目,但都是很有实力的音乐人。”

寻找跟日常生活的反差是音乐节的目的,单蔚表示,迷笛希望倡导回归自然的生活方式,露营、草地是标配,有时候天公作美,会让气氛更好,“今年五一假期济南、滨州的天气都挺帮忙,济南第一天其实挺热挺晒的,那天上午下了一阵雨,有同事和合作方就比较紧张,我说正好老天爷给迷笛音乐节撒点水降降温;在滨州的时候也下雨了,大家穿着雨衣玩得更欢乐了。”


摄影:李乐为

谈起对山东的记忆,单蔚回忆,早在2011年,迷笛就在山东日照举办过海洋迷笛音乐节,“最后一天预报有台风,所以我们把时间调整到上午开始,傍晚结束的时候天气还是好的。那天天黑之前,痛仰唱完最后一首歌,舞台前出现了彩虹,氛围特别浪漫,很难忘。”
关注音频应用公众号推广买一送二活动!!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快速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音频应用 (鄂ICP备16002437号-6)

Powered by Audio app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