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频应用

 找回密码
 快速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阅读: 2538|回复: 0

[音乐] 音乐考级制度怎么升级?补丁与方案在这里

[复制链接]

6

帖子

2

听众

83

积分

音频应用

Rank: 1

积分
83
发表于 2021-6-10 | |阅读模式
音乐考级制度怎么升级?补丁与方案在这里|争鸣


文 | 冯梦龙唐





中国的琴童是改革开放后应运而生的一个庞大群体。这个群体从上世纪80年代便在中国家长的陪伴下,每年奔波在各个器乐门类教师、声乐教师与学校、家庭、考级现场之间。为中国音乐事业的人才储备和相关行业(音乐教材、乐器生产销售、音像制品、音乐教育)的发展作出巨大贡献。



前段时间,一场关于考级制度是否应该取消的大讨论引发了全民的关注和热议。考级制度近年来揠苗助长式的基础音乐人才培养模式的确令专业人士担忧,但如果将音乐考级取消,势必对如此庞大的艺术培训市场带来不小的打击,一连串的连锁反应将对许多相关的行业造成巨大的损失。其实,只要政府相关监管部门对业余音乐考级制度作出合理调整,便可以将考级制度升级为促进和提高我国青少年音乐水平和艺术素养的重要手段。





针对跳级现象的解决方案





作为有着多年器乐演奏和教学经验的专业音乐院校教授,结合多年器乐教学的经验,以及多年担任考级考官的观察,我发现在考级过程中跳级的孩子可以分为两种情况。



其一,音乐天赋过人的学生。有,但凤毛麟角。如果有幸遇到这样的好苗子,以其明显优于常人的领悟力和协调性在学习乐器的过程中进步神速。我们不妨鼓励他勇敢跳级,不断超越,甚至年少成名。这样的例子仅仅在古典音乐圈不胜枚举。郎朗、王羽佳、李云迪等钢琴演奏家都是尚在小学阶段就已经完成了高难度作品的演奏,这样的孩子理所应当跳级成长。



其二,音乐天赋一般,但家长和学生本人都目标明确,就是希望在升学考试之前取得具有含金量的考级证书,并愿意为一首高难度的曲目进行不断的重复刻苦练习。



就目前跳级制度的自由度而言,两种情况会造成完全不同的结果。天赋过人的跳级者,一路高歌猛进、越战越勇;而天赋一般,以刻苦练习、死记硬背的方式跳级者不仅会面临挑战失败的可能性,赔了夫人又折兵,而且即使有幸闯关成功也会因为过于痛苦的练习过程和完成作品的技术负担而不愿再从事音乐专业。至此音乐界失去了一个本可以成材的后备力量,也是令人遗憾的。



相关监管部门针对跳级现象可以制定相应的补丁程序:规定跳级者在参加考级的同时将跨过的曲目做足充分的准备和练习,在考场上以抽考的形式接受考官的考核。这在简化考核方式的同时又保证了跳级者在准备跳级的过程中加强演奏能力的训练,对跨过的作品不错过、不遗漏。这是参考欧洲各大音乐院校演奏专业结业考试中的考核方式,并适合中国目前考级制度的解决方案。



考级制度的升级方案

  



在高达千亿规模的艺术培训行业,如果学生的质量一直没有达到理想的状态,我们不能只在学生身上找问题。所谓培训行业其本质也是教育行业。“教育”,教者在前。好的教育资源指的是具有优秀的教学水平、先进的教育理念、科学的教学方法的教师队伍。以器乐考级的培训市场的师资情况来看,其中有一部分师资来自各大城市专业音乐院校的专业教师。这一部分师资代表了中国器乐培训师资中最专业最权威的群体,但由于这个群体的数量极为有限,它所能辐射到的琴童数量也是相对有限的。第二类器乐师资则来自各大城市的专业演出机构,其主要成员都来自各大艺术院校,具有较高演奏水平和实际演奏经验的毕业生。第三类群体则来自各大音乐院校的普通毕业生,这个群体的数量远远超过前两类,却大多进入中国各大城市包括县城乡镇的艺术培训机构,其本身的庞大数量也必然造成了更为广泛的辐射范围,特别是大量零基础的学龄阶段琴童。第四类,是个别兼职教师,自身并没有接受过某件乐器的专业培训,全靠自学成才而能够演奏一些简单的器乐作品,同样也有参与器乐培训的机会。这种类型的器乐教师也是存在的。虽然第四类教师的群体数量不大,辐射面也不广,但我们仍然希望每一个孩子都能够接受到最好的教育,因为任何一个普通的孩子都是一个家庭的全部,无论他们生活在城市还是乡村。任何一个中国孩子,都是祖国的未来,我们都希望他们能成材。



理想和现实,往往都是有差距的。



几乎每年器乐考级现场都有诸多“有趣”现象,比如好几个先后进入考场的学生演奏同样的作品时,错音一模一样。仔细一问,他们都来自同一个老师或是同一个培训机构。也有好几个学生的基本方法有同样的问题,导致音色都统一偏暗,音量控制都一样地吃力。一打听,也是师出同门。由于这种现象的普遍存在,且每年考级现场都有,不得不引起我们的重视和反思。此处,并非将矛头指向教师,而是希望通过这种现象启发各位业内专家和政府相关监管部门对其进行分析,从而找到一种行之有效的解决办法,从根源解决这个频发的“现象”。



有关部门是否可以考虑,将业余艺术培训市场的教师进行授课资格的培训和考级?当然,在高校任教的专业教师不在这个培训和考级的范围内。



同样以器乐培训领域的师资培训和考核为个案,我们可以组织器乐领域的教育专家,针对各自的乐器门类,制定出一整套利于提高和规范器乐教师教学方法和教学能力的培训体系。具体可以分为三大类的内容:演奏、理论、听辨。



其中演奏类题型可分为初级、中级、高级,共三个等级,各个等级所需要演奏的作品内容与学生考级的作品内容挂钩。比如,初级教师的演奏内容必须涵盖1-3级的学生考级作品,中级、高级以此类推。更为重要的是,针对教师演奏水平的考核方式应采取抽考制——由现场考官在既定考试作品的范围内随机抽取题目,而非由考官根据主观意向随机指定。以此杜绝任何形式的舞弊,保证业余培训市场师资水平的第一道门槛的高度和专业性。



理论类考题在与学生考级作品挂钩的前提下,能够进一步拓展教师对作品风格,曲式结构、历史背景、音乐标记,以及所教乐器的基本性能和原理等音乐理论知识掌握的专业度和准确性,以免出现“一分音符”老师的“有趣现象”。这一题型可以出台内容详实的考试大纲和具体的考试范围,供器乐教师参考和学习。现场考试以在线电脑随机生成电子试卷,保证所有参与考级的教师对考试内容有着全面、详实地学习和掌握,以便在教学过程中对学生有更为全面、深刻的音乐知识传递。毕竟,我们看到现在的大部分孩子学习器乐演奏,更多的是在学习演奏技巧,而并不是在学“音乐”。



听辨题的设置源于一个全世界范围内适用的常识:只有品尝过满汉全席的人,才能做出满汉全席。这个常识在艺术培训,特别是器乐培训领域同样适用。但目前,中国的专业音乐院校课程体系中,音乐欣赏作为一门必修课,所占比重是微乎其微的。在有限的教学实践内,专业院校的学生欣赏音乐作品的机会和所欣赏的内容有极大的局限性,通常只针对个人所学的器乐门类,且有选择性地聆听。至于其他乐器门类的经典作品、大型交响乐等的欣赏则带有很大的随意性和偶然性,类似于中国人常说的“赶上什么,算什么”。



那么,我们也可以推算出,学龄儿童在校园外的时间内,除去完成家庭作业和参加各类辅导班之外的时间,再除去枯燥的器乐基本功练习时间,能够有计划、有引导性,且大量欣赏中外经典音乐作品的时间就更少了。那么,反观那些在业余器乐培训行业中,争分夺秒教学生的器乐教师们,每逢周末,面对门口排队的学生,那忙碌程度堪比流水线上的工人。在没有学生上课的时间里,似乎也没有刻意去欣赏大量作品的学习计划。也正是因为整个器乐培训行业的教学模式,以一对一形式居多,大部分老师之间缺少交流和培训的平台,才会出现考级现场好几个孩子错在同一个音的情况。如果,能够针对教师教学水平的考级内容中,增加作品欣赏的考核,其考核形式来自某些音乐院校民族音乐学博士研究生的入学考试形式——现场听辨音乐作品的重要片段,然后写出相应的曲目名称。这种考核形式并没有本质上的难度,但的确是提升教师本身专业知识储备的一种有效手段。



其次,听辨题的考核内容中,还应该针对管乐教学的特点,设置听辨错误旋律的内容。将既定的作品曲库中,具有代表性的旋律,录制出错音、错节奏等反面教材,要求教师在答题的过程中进行判断或选择,这也是提升业余器乐培训行业师资教学水平的另一项有效措施。



当器乐培训行业的教师队伍的整体教学水平通过考级的方式得到规范和提升之后,学生考级的质量和整体演奏水平也将产生水涨船高的效应。在此仅以个人拙见对中国业余艺术培训行业的问题提出相应的改革设想,其最终目的和最基本的出发点,都来自对中国艺术事业的热爱。希望能够得到相关部门和行业内专业学者的重视,并能以“考级”现象为试点进行切实有效的改革和优化。
关注音频应用公众号推广买一送二活动!!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快速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音频应用 (鄂ICP备16002437号-6)

Powered by Audio app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