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频应用

 找回密码
 快速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阅读: 1599|回复: 0

[资讯] MASSIVE X - Patch x Play|芝加哥电子音乐人 Jana Rush 的"全能"声景

[复制链接]

5

帖子

1

听众

148

积分

音频应用

Rank: 1

积分
148
发表于 2021-6-7 | |阅读模式

MASSIVE X - Patch x Play|芝加哥电子音乐人 Jana Rush 的"全能"声景


一个映射了“近乎所有”的声景音色

分享来自我们干货满满的芝加哥制作人 Jana Rush




来自芝加哥的艺术家 Jana Rush 自打 10 岁起就展现出了极强的动手天赋,她也正是在那时开始了打碟。13 岁时,她又开启了音乐制作生涯,并在 DJ Deeon 的影响下,后来在 Dance Mania 厂牌发布了专辑;但直到 2017 年,Jana 才发布了首张真正意义上的全长专辑《Pariah》,赢得了满堂喝彩。而她的新 LP 正好打算今年下半年在 Planet Mu 厂牌放出。说到 Jana 的作品,她对乐器的运用十分精妙,你经常能听到狂放不羁的高密度鼓点和耐人寻味的音色。而且她的音色会在各种曲风之间无缝转换,有时甚至还能打破常规发展出全新的音色。



但即便如此,我们还是能够深深感受到根植于她作品中的芝加哥 Footwork 之魂,并且常能发现 Jungle、Acid、Soul、Jazz 和 House 元素的存在。



Jana 有个预制叫做 MILD SAUCE,里面使用了两个完全相反的 LFO 来调制振荡器的音高和波形,让音色的运动产生了很强的随机性。这个预制在默认状态下听起来好像只适合拿来给前奏和间奏添加合成音效,但它映射了多达 16 个宏旋钮,所以实际上还能在研究音色时给你提供丰富的切入点。至于 LFO 的宏旋钮,你可以直接把第 11 颗往左调,就能减少音高运动变化,同时依然保持原来的音色氛围。



下面是 Jana 用 MILD SAUCE 音色做的示例,底下还配有预制文件可供您免费下载学习。接下来我们就通过采访的形式,共同见证下 Jana 那开阔的音乐眼界,看看她是如何驾驭各种音乐制作的软硬件的,并感受她对俱乐部和观众的怀念之情。







  下载 MILD SAUCE 预制包  





https://blog.native-instruments. ... 0%93-MILD-SAUCE.zip


640 (3).png

这个预制是你第一次体验 MASSIVE X 时做出来的吗?你真的很熟练,之前是不是用过 NATIVE INSTRUMENTS 的产品?



我可是 NATIVE INSTRUMENTS 的忠实用户!尤其是 MASCHINE,我爱死里面的音色了,这一点直接就把我圈粉了。这么说吧,我常做的那些风格,包括 Footwork 和 Ghetto 等,一般只要加载默认音色进来就能直接用。但 MASSIVE 和 MASSIVE X 的界面功能确实有点过于丰富了,我一开始都不知道从哪里开始下手,不过这也就是层窗户纸而已。后来我稍微研究了下“波表”和里面的波形,一切就迎刃而解了。





你是怎么做出这个音色的?



我采取的是一个由浅入深的过程,先专注调好一个波表,然后再以此出发加入更多复杂的东西。在考虑效果器之前,我一般更喜欢先从音色的运动性下手,尽可能让音色随时间进行有更多的变化,并且听起来更独特一些。接着我会通过 Attack 和 Release 来调整声音的动态。然后虽然 MILD SAUCE 没用到这一步,但我在探索完所有内置波表之后发现了一个很有用的东西,那就是 MASSIVE X 还可以加载第三方波表,不过我主要是在噪声振荡器上这么用的。而这也正是让我觉得 MASSIVE 是如此之炫的原因之一。





你平时的工作当中还有用到其它 NI 软件吗?



我超爱 REAKTOR 的。里面所有的模块我都爱,尤其是 LazerBass。然后我最想说的还是里面的预制!我感觉好像大家都不怎么用这些预制,所以我就会经常在上面改来改去。虽然这么说感觉有点过,但我觉得,当某个东西既有内置压缩器、均衡器、合成器,还有各种处理模块甚至是音序器的时候,那么这个东西基本上就可以顶得上一间完整的工作室了。音色应有尽有,简直就像把家庭工作室装进了一个小盒子,随取随用。





你有硬件吗?还是说大部分时间用软件创作?



我一般掺着用。目前的话我有 MASCHINE 和 MPC,但基本是软硬件同时上阵,具体得看心情。如果要用 REAKTOR,浏览里面的音色或预制的话,那我会选择使用 MASCHINE;如果要玩采样,比如变速等等,那我会用 MPC。





你的作品好像细节非常丰富,尤其是鼓。请问是怎么做到的呢?



我会准备很多版本。每个版本都会有所不同,比如不同的时值划分、摇摆量等等。那是一种全身心投入的状态,你需要用心感受其中每一个音符的运动,每一个律动的发生。





除了做音乐,你还是全职的 CAT 扫描员。能否说说你是如何保证工作和创作之间的平衡吗?



有时挺难的。这个和工作压力有关,但很多时候也和我的状态有关。当我陷入情绪低谷时,想要同时完成工作和音乐创作就比较难了。脑子里会出现各种想法,让我心烦意乱无法自拔。



但我没在抑郁周期的时候,就会在工作之后继续把想法做成音乐。或者我会挑个喜欢的艺人、喜欢的歌,然后尝试做些相似的东西或重新演绎一遍,亦或者将其发展成其它的东西。这就是我的思路。





在芝加哥这样一个音乐遗产如此丰饶的环境中,对你个人和你的作品有哪些影响?



我会努力让自己保持灵感。比如有时我会用一整天去琢磨 Jesse Saunders 的曲子,他的作品有一些 Minimal House,我会在脑中回想某首曲子,然后认真感受这首曲子为我带来的灵感,之后下班回到家,如果我还记得这首曲子的话,就会仿写一首类似的作品。



还有 Robert Armani,他的曲子里有些黑暗的东西,我很喜欢。我也会在脑海中回想他的作品。这段时间我正好还发现了一个艺人 Tenesha The Wordsmith,她是偏爵士风的,而且会在曲子里吟唱一些句子。





疫情回暖以来,你对当地的音乐情况有所期望吗?



虽然这么说有点不切实际,但我希望音乐可以回归以前的样子,或者至少是疫情之前的样子。因为疫情催生出了全新的规则,这使得现场演出的受众大大减少了。我不知道这对观众意味着什么,但观众是我表演中最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是我的动力来源。这就是我现在最渴望的东西。

关注音频应用公众号推广买一送二活动!!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快速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音频应用 (鄂ICP备16002437号-6)

Powered by Audio app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