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频应用

 找回密码
 快速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阅读: 442|回复: 0

[讨论] 视线外的他们是如何靠众筹度过艰困时刻的?

[复制链接]

6

帖子

1

听众

144

积分

音频应用新手发布

Rank: 1

积分
144
发表于 2020-5-8 12:08: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视线外的他们是如何靠众筹度过艰困时刻的?


自电影出现以来的百年历史上,2020年这场新冠疫情被称为其遭遇的最危险敌人大概也不为过,即便是两次世界大战或者其他疫病蔓延的日子,电影院都未曾像如今这般大范围和长时间的关闭过。



国内的影院从一月份陆续停业后至今依然未见开放的迹象;稍后成为全球疫情发展最严重的北美同样也在3月迎来了所有院线的停业;日本从4月开始全国陆续进入“紧急状态”,电影院作为典型的“密闭、密集、密接”场所自然是最先响应停业号召的娱乐场所,目前“紧急状态”还将延续到5月底,电影行业依然很难恢复。



票房收入几乎是所有影院的主要收入来源,长时间停业带来的损失可想而知。根据万达的财报显示,其院线在第一季度亏损5.5亿-6.5亿;美国三大电影院线之一的AMC股价暴跌20%,甚至一度出现破产的传言;日本全国四成电影院在3月同比亏损100亿日元。根据标普全球市场情报公司和OPUSData的报告显示,整个亚太地区在在一月至三月期间的票房收入仅为5.28亿美元,同比下降了超过88%。



商业院线的处境虽然艰难,依靠裁员、借债等开源节流的方法,勉强度过这一段时间依然是可能的。但对于美国和日本市场的大部分小型独立艺术院线来说,这种不断延长的无收入状态几乎可以说是灭顶之灾,独立艺术院线盈利艰难本身就是老生常谈,即便是正常营业的日子里很多也都是勉强维持,而一度陷入目前这种情况,现金流中断几乎是板上钉钉之事。



640.webp (46).jpg


知名的电影学者大卫·波德莱尔曾在文章中描述过艺术影院的处境:“如今,只有为数不多的影院能够继续靠放映盈利,大部分艺术影院的运作资金都不是通过票房,而是靠捐款、基金会、政府部门,如艺术委员会等资助来支撑。”而在如今这种特殊时期,即便不少国家的政府机关推出了各种惠及文化机构的措施,但本就处于边缘的艺术影院事实上依然很难从中受益,最终这些影院还是需要通过自己发声来获得外界的关注与帮助。



占据了日本近三成影院份额并且长期致力于发行和推介独立电影与年轻电影人的日本艺术影院便是其中最为强力的一股势力。



一场联合日本电影人发起的自救运动正在如火如荼的进行着。3月30日,一篇采访日本名古屋艺术影院Cinema Skhole老板的文章《艺术电影院,现在还好吗?》开始被大量转载。日本独立艺术院线陷入困境的问题开始被大众关注到。



随后在4月6日,日本导演深田晃司和滨口龙介发起了“SaveTheCinema”请愿活动,呼吁国家政府给予具体援助,此活动很快得到了安藤樱、是枝裕和、荒井晴彦等著名日本电影人的响应。深田晃司在请愿书上写道:“为什么在流媒体等线上观看方式盛行的时代,我们依旧需要电影院?这就像一本艺术画册,虽说到哪都看得到且方便阅读,但这不意味着我们不需要美术馆”。



滨口龙介在推介时也谈到了关于电影人和电影院生存的问题:“影院的规模小意味着它的收入也少,不能仅靠预期中的盈利来经营。如果没有相信电影这个媒介在这个世界上的价值的人,它就不可能有存在的价值。然而,光有抱负是无法支撑起目前的局面的。在我作为导演参与的纪录片《唱歌的人》的制作过程中,演员小野和子给了我一笔钱。小野先生当时就说:‘别让钱打倒你。’说完就把钱递给了我。这句话深深地留在了我的心中。为了让自己的志向不灭,你还是需要最低限度的钱(虽然更多的是为了自己的志向)。”

640.webp (47).jpg


4月13日,Mini Theater AID 公益基金计划联合“Save The Cinema”请愿活动开启了一项在线众筹计划,其打出的口号是“连接未来!支援孕育多元电影文化的独立电影院”,这次众筹的最初目标是在32天内众筹到1亿日元(658万元人民币),募集金额平均分配到参加计划的68间艺术影院,大概每家可以获得150万日元(9.7万人民币),不过仅仅两天之后1亿日元的目标就顺利达成, 他们也顺势而为提高了众筹额度到3.5亿日元,并且能最终受益的艺术影院也增加到了114家,截至目前,该项众筹已经有两万人参与支持,在还有11天截止的情况下众筹到了奖金2.3亿日元资金。



同时这种援助也并未单纯的“用爱发电”,部分众筹选项也包含了至少一张的电影票,等影院重新开放,捐助者便可以进行兑换观影。



几乎也就在同一时间,大洋彼岸的美国也掀起了一股众筹救助艺术影院的浪潮,被全球影迷所熟知的Criterion Collection(标准收藏)发起了名为“美国艺术之家”的众筹活动,目标是在4月30日前筹得50万美元(353万人民币)以支援申请援助的独立艺术影院。Criterion Collection和Janus Films在一开始便捐赠了5万美元作为表率。



活动发起者Criterion Collection同时表示该现在是时候站起来捍卫我们喜欢的当地电影院了。面对收入大幅下降的情况,这些影院正在努力挽留有价值的员工、程序员和管理人员。政府的支持可能会很快到来,但还远远不够。研究表明,即使在平时,独立剧院的平均现金流也只能支撑不到两个月,这意味着我们必须立即采取行动。



正如克里斯托弗·诺兰(Christopher Nolan)在《华盛顿邮报》上写道的那样,“当这场危机过去时,对集体参与的需求,对生活,爱与笑,哭泣在一起的需求将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强大。”



640.webp (48).jpg
《星际穿越》片场中的诺兰这项众筹活动也得到了克里斯托弗·诺兰和艾玛·托马斯、露露·王、巴里·詹金斯、爱德华·诺顿、韦斯·安德森等知名电影人的广泛支持。在一周时间内便收到了超过25万美元的金额。4月22日,就连一向被视为是传统影院最大破坏者的Netflix也捐出了7.5万美元,义助这次众筹活动能够成功。



与Mini Theater AID的活动类似,Criterion Collection的众筹也在截止前就已经完成了目标,主办方在5月1日表示将筹款截止日期延长至2020年5月14日,以便筹得更多款项以支持更多希望能够得到帮助的艺术影院。在一些艺术影院的反馈中,也能看到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内这些机构的生存有多么不易,Criterion Collection提到“几家剧院已经告诉我们,即使是这些微不足道的紧急捐助,也比他们从任何来源获取的钱都要多,因为他们现在不得不关门停业。”



而在众筹之外,与流媒体合作也成了一些艺术院线自救的选择,荷兰将近90%的艺术影院与当地流媒体平台Picl合作共享收入,观看人数比疫情暴发前激增了10倍。西班牙当地大部分艺术影院选择了与流媒体FilmIn与合作,在3月27日上线了泽维尔·多兰的新作《马蒂亚斯与马克西姆》,首周播放量便超过了7000。包括以发行实体影碟见长的Criterion Collection本身也在去年上线了自己的流媒体服务——The Criterion Channel。


640.webp (49).jpg


《马蒂亚斯与马克西姆》剧照当然,不论是众筹还是拥抱流媒体,这些举措都只能解艺术影院的燃眉之急,在未来,艺术影院还是需要获得更多观众的关注与支持,才有可能让这股电影世界中不可或缺的力量继续生存下去。

关注音频应用官网公众号资讯合作
高级模式 自动排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快速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音频应用 ( 鄂ICP备16002437号-6)

Powered by Audio app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