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频应用

 找回密码
 快速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707|回复: 1

[配音] 没有受过正统音乐训练,她配乐的电影却获奥斯卡奖

[复制链接]

16

帖子

0

听众

5288

积分

音频应用注册会员

Rank: 2Rank: 2

积分
5288
发表于 2019-7-30 23:10: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没有受过正统音乐训练,她配乐的电影却获奥斯卡奖

Henrietta Smith-Rolla 又名 Afrodeutsche,定居在英国曼彻斯特的作曲家、音乐制作人和 DJ。她擅长的风格很广,从电子、House、Techno 和古典音乐风格,这位有着英国,德国,加纳和俄罗斯基因的制作人,在音乐里做到了追根溯源,并以独奏钢琴家的身份活跃于音乐舞台。从俱乐部到音乐厅, Smith-Rolla 总是能将听众带到回味无穷的世界中,触摸他们内心最脆弱的地方。


写实纪录片 - Baraka

在过去的六年里, Smith-Rolla 对于“未知”已经习以为常,这是因为她选的尽是极其难走的路。2016 年,她曾以 Drexciya 的艺名在 Ibiza 为 Carl Craig 热场。而最近,她又退居幕后,回到了她最热爱的电影配乐领域,并被皇家北方音乐学院邀请为写实纪录片 Baraka 配乐。Smith-Rolla 追随着 Autechre 和 Boards of Canada 的脚步,在 2018 年的夏天,资历深厚的 IDM 品牌 Skam Records 宣传、发行了她的首张专辑 Break Before Make。

六年级的时候, Smith-Rolla 非常渴望学习大提琴。自那以后,她的音乐也总是会用到大提琴采样。在 KONTAKT 内加载虚拟乐器 EMOTIVE STRINGS 总是能让她联想起儿时的夙愿。
20190730100647040352.jpg


2006 年,您加入了由 808 州立大学格雷厄姆·梅西创立的曼彻斯特的音乐团体 Sisters of Transistors。在那时,您还没有经受过古典音乐的训练,不知道如何读谱和弹琴。我们知道您在音乐制作这一块是自学成才,但是钢琴演奏的学习经历又是怎样的呢?

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妈妈以帮人清洁房屋为生。我放学后常常去她做清洁的那个房子里。房子的女主人会在一架非常美丽的钢琴上演奏,我就坐在她身边专注地听。她长长的指甲会像爪子一样点击琴键。我在那架钢琴上写了我的一首音乐,即使是现在,我仍然记得如何弹它。

当我被邀请加入 Sisters 小组时,我甚至都没有意识到我是在玩乐队,更不知道它还是一个合作项目。很长一段时间,我只用一根手指弹琴,用合成器做简单的 Bass Line。在那段时间里,我不会读谱,所以我想出了一种方法——通过颜色来把这些片段关联起来。我将部分曲目放入 Ableton 和彩色编码部分,然后我通过听辨来学习,这样其实挺麻烦的。在那个情况下,我别无选择,只有不断学习才能跟上小组的进度,在不断地探索和尝试中我学会了弹琴。

我一直不断地学习,也很坦然地面对自己的不足。我会承认自己不会弹键盘,并询问大家是否可以教我。’我不知道该怎怎么弹琴?你知道怎么做吗?你能告诉我吗?如果我也有一些你不会的技能,我也可以教你。’ 我的钢琴技能就是在技能互换中学会的。



Henrietta Smith-Rolla

201907301007060854307.jpg

有没有可能正是因为未经过正统的古典音乐训练,让您可以脱离限制,并在新机会出现时完全沉浸其中?

这是肯定的。当你受过古典乐训练时,就会被一套非常严格的规则所约束。而当你接受了规则和理论时,就很难忘掉和突破它们。打破规则,音乐的可能是无限的,你可以做任何你想做的事。你的耳朵会告诉你这段音乐是否听起来不错。没有受过正统训练的人的音乐想法会相对自由,但是,我也一直都想接受传统的训练。我也想融入那个世界。我不是在批判什么,虽然我的确认为,没有走传统的路对我自己来说是好事。我能辨别出不同的声音。

音乐伴随着我的人生。我一直想演奏大提琴,但 12 岁那年我却学了小提琴。我妈妈给了我一个双面的录音带,我还记得那时候在学 ’一闪一闪亮晶晶’,我自己用录音带来 'Solo' 二重奏。我会在录音带上先录一遍,然后一边播放,一遍演奏第二个声部。哈哈,我还蛮喜欢录东西的。



您是怎么开始踏上音乐制作之路的?

我不是一直都在做音乐,这是因为当我在制作音乐时,更像是在寻求某种特定的东西。有时候我会录制一个 Bass Line,再加一些鼓,重复播放,然后就这样跳几个小时舞。如果需要加入更多元素,那么它将会成为在深夜的大工程。我会在凌晨工作,直到看到黎明。我从不按套路来写作,虽然通常情况下,我会从旋律或和弦开始。我的音乐里总是有一些黑暗的东西,带着轻微的乐观情绪 —— 隧道尽头总会有一些亮光。


201907301007110386656.jpg

这个月是您的首张专辑 Break Before Make 发行一周年纪念月诶,您能跟我们说说背后的故事吗?

这很疯狂对吧,一年的时间怎么会这么快?我从没想过我会发行自己的专辑。在它发生之前,我并不觉得它会发生。那张专辑名为 Break Before Make - ‘不破不立’,因为当我制作这张专辑时,我一直在打破自我。当我需要面对一些生命中的突发事件时,我会从专辑中挑选一些片段来听。这对我来说是一种治愈自己的方式。在做出来前,我对它的结局没有预期,当它完成后,我可以自由地让它走向世界。我不知道有没有人听过,但根据过去一年的反馈来看,还是挺好的。

在我意识到它将成为一张专辑之前,我就开始无意识地尝试将自己的音乐归类。那张专辑是我一直在做的 14 首曲目的集合,在此期间我反反复复,一直不能给唱片公司定下来我的专辑曲目。

我迄今为止的人生里一直与音乐相伴,但是直到最近的五、六年,我才真正开始转向音乐制作。被称为音乐制作人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我的意思是,如果是自称音乐制作人,应该很奇怪吧?(笑)

音频应用 Audio app

16

帖子

0

听众

5288

积分

音频应用注册会员

Rank: 2Rank: 2

积分
5288
 楼主| 发表于 2019-7-30 23:11:00 | 显示全部楼层
您在制作中会使用 EMOTIVE STRINGS。你是怎么发现 Kontakt 的?

当时我很希望能找到出色的弦乐以及合成音色。但是不可能让所有的声音都听上去像是真正的弦乐。我记得在观看 Budapest Scoring Symphony Orchestra 录制 Emotive Strings 采样库的视频时,我在心里暗暗感慨:“哇,他们走得很深”。就是那个采样,出色得令人难以置信,那时候我一遍又一遍地,反复看那个视频。它就是我要找寻的东西,而在此之前我的寻找并没有任何收获。当我开始在我的电子音乐中使用它们时,一切都太出色了,我对它很着迷,以至于后来我做的音乐中都有用到 Emotive Strings。只需要改变一些参数就能能够做出我想要的任何音色,对我来说,它们根本就不像是个合成乐器。



您还参与了一系列与电影配乐,纪录片和戏剧作品相关的作曲项目。是什么激起了您在这些行业的工作兴趣?

电影和作曲一直浮现在我的脑海里。我一直都对这样的工作很向往,而且特别羡慕像 Vangelis 和 Hans Zimmer 这样的作曲家。我生活在他们的世界,能知道他们想表达什么。

2017年,曼彻斯特皇家北方音乐学院询问了我是否参加了他们正在进行的项目,其中包括重新为 90 年代的一部名为 Baraka 的纪录片做配乐。我可以使用他们高品质的三角钢琴,以及我的 Korg MS2000 合成器和 Ableton,与 Emotive Strings。我喜欢为视觉效果和动态画面做音乐,特别是当我能够使用弦乐器的时候。他们说大提琴的频率与人类言语最相近。在为电影谱曲时,我的工作方式是将电影放入 Ableton 的音频文件频道,并将其视为视频窗口。通过这种方式,我可以测量电影的的速度,并准确地跟踪它的去向。我最近参与配乐的另一部短片刚刚获得奥斯卡奖,我现在的梦想就是从头到尾配完一整部的电影。

我现在的生活是非常非常随机的。有时候,外界会要求我去做一些我不确定自己是否能做到的事情,但我会说“可以”,然后努力工作并将它完成。不要管能不能做到,放开去做就好了。
音频应用 Audio app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高级模式 自动排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快速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音频应用 ( 鄂ICP备16002437号-6)

Powered by Audio app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